0755-88321452
首页
关于我们
产品展示
刻章资讯
联系我们
电话咨询
电话咨询:0755-88321452
返回顶部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刻章资讯 >
印章真实,其上的内容就一定受法律保护吗?
发布时间:2020-12-13 06:10
浏览次数:
1,本案背景
 
2015 年 4 月 31 日,A 先生与 B 公司签订了一 份协议,双方就合作开采 T 县花岗岩矿等事项作了明确约定。2017 年 7 月,因 A 先生违约,B 公司诉至 T 县人民法院,请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协议。 T 县法院 经审理后作出一审民事判决,判决解除双方签订的 协议。 A 先生不服提起上诉,W 市中级人民法院(以 下简称 W 市中院)作出终审民事判决,维持了一审 判决,该判决现已生效。 2018 年 10 月 2 日,A 先生 向 W 市中院提起诉讼, 请求 B 公司补偿其在矿山 投入的 901 万元。 在该案诉讼期间,W 市中院委托 会计师事务所对 A 先生承包花岗岩矿期间的土方 剥离、花岗岩开采费用进行鉴证,并委托设计院勘 察单位对该花岗岩矿各矿口开挖的土方量、石方量 进行测量。 嗣后,会计师事务所作出鉴证报告,确定A 先生承包花岗岩矿期间的土方剥离、花岗岩开采 费用为 700 多万元。 后因 A 先生未按期缴纳诉讼 费,W 市中院作出民事裁定,裁定该案按 A 先生撤 诉处理。 2019 年 10 月 28 日,A 先生向本案一审法 院提起诉讼, 请求 B 公司依据上述鉴证报告的结 果,补偿其在矿山投入的 700 多万元。 在该案管辖 权异议审理期间,省高级人民法院对 A 先生提供的 2015 年 5 月的补充协议上所盖公章的真实性进行 委托鉴定。 司法鉴定中心经鉴定认定:检材上“B 石 业有限公司”的印文与样本上的“B 石业有限公司” 印文系同一枚印章盖印。 省高院于是作出民事裁 定,裁定驳回 B 公司管辖权异议的上诉请求,维持 原裁定。
 
 
2,一审法院对本案的判决
 
一审法院认为,双方是否签订过补充协议是本 案的争议焦点之一。 
 
B 公司对《司法鉴定意见书》的 真实性无异议, 一审法院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,据 此可以认定补充协议上 B 公司印章的真实性。 B 公司以对鉴定结论有异议为由, 申请对补充 协议上公司印章的真实性进行重新鉴定, 但未能提 供证据证明该鉴定意见存在程序违法或结论依据不 足等情形,对 B 公司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准许。 至于 B 公司要求对补充协议打印及盖章时间进行鉴 定的申请,一审法院认为,协议中 B 公司印章的真实 性已经确定, 即使该补充协议的打印时间在盖章之 后,B 公司也应当对其意思表示承担法律后果。 B 公 司主张补充协议系 A 先生用其所持有的加盖公司公 章的空白纸编造打印后用于诉讼, 未能提供证据证 明其主张。 依据现有证据,一审法院认定补充协议系 真实存在,应代表 B 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。
 
一审法院认为,合同双方应当依照合同约定履 行义务。 本案 A 先生和 B 公司于 2015 年 5 月签订 补充协议, 约定双方签订的协议解除后,B 公司应 当对 A 先生的投入费用进行清算并予以退还,经会 计师事务所鉴证,确定 A 先生在承包花岗岩矿期间 的土方剥离、花岗岩开采费用为 700 多万元,故 A 先生要求 B 公司依照补充协议约定退还其上述投 入费用的主张,于法有据,一审法院予以支持。 B 公 司认为补充协议不真实,A 先生并未投入资金,但 未能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实, 其主张缺乏事实依 据,一审法院对该主张不予支持。 据此,依照《中华 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第八条、第九十七条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, 判决:B 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 10 日内支付 A 先生 700 多万元。 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金 钱给付义务,应当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 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,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 间的债务利息。 一审案件受理费由 B 公司负担。 
 
一审宣判后,B 公司不服,上诉至省高院,请求撤 销原判,依法改判并驳回 A 先生的诉讼请求。 主要理 由是:双方签订补充协议的事实不存在。 在本案管辖 异议期间,B 公司曾经向法院提出过对 A 先生提交 的补充协议上加盖的公章与当时 B 公司使用的公章 是否一致以及真实性进行司法鉴定, 该鉴定文书没 有告知 B 公司重新申请复核的权利。 一审法院也没 有告知 B 公司申请重新鉴定的权利, 剥夺了其司法 救济权利。 A 先生偷拿空白的加盖公章的纸在前,打 印文字系其在后添加。 故 B 公司认为该补充协议是 在 W 市中院诉讼后添加制作的,是虚假的。 A 先生辩称,2015 年 5 月 A 先生与 B 公司签 订的补充协议是客观存在的。 B 公司管辖异议申请 上诉期间,向省高院提出司法鉴定申请,申请鉴定 的事项是对补充协议印章印文进行司法鉴定,省高 院委托司法鉴定中心鉴定, 并出具司法鉴定意见 为:“检材上的 B 石业有限公司印文与样本上的 B 石业有限公司印文是同一枚印章盖印”。 该鉴定意 见已经证实 2015 年 5 月双方所签订的补充协议是 客观真实的,B 公司要求鉴定文书告知其重新申请 复核没有任何法律依据。 A 先生认为该补充协议是 在 W 市中院诉讼后添加制作是虚假的, 没有任何 证据支持。
 
3,二审法院对本案的判决
 
二审法院认为,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之一是: 一审审理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。 二审法院认为,B 公司在本案管辖权异议上诉 期间,向省高院提出司法鉴定申请,申请鉴定的事 项是对补充协议印章印文进行司法鉴定。 二审法院 经委托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,该鉴定中心已出具 司法鉴定意见。 B 公司主张上述司法鉴定意见需告 知其有权重新申请复核,没有法律依据。 一审法院 对本案进行实体审理期间,B 公司再次申请对补充 协议上的公司印章真实性进行重新鉴定,因其未能 提供证据证明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存在 程序违法或鉴定结论依据不足等情形,故一审法院对 B 公司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不予准许并无不当。 B 公司主张一审法院没有告知其有申请重新鉴定 的权利,剥夺了其司法救济权利,没有法律依据。 另 外, 一审期间,B 公司又要求对补充协议打印及盖 章时间进行鉴定。 B 公司主张补充协议系 A 先生用 所持有的加盖公司公章的空白纸编造打印后用于 诉讼,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。 一审法院认为在 B 公司印章的真实性已确定的情况下,再对补充协 议中打印及盖章时间进行鉴定没有意义,从而对 B 公司鉴定申请不予准许,程序合法。
 
二审法院认为, 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,适 用法律正确,程序合法,应予维持,B 公司的上诉事 由,不能成立。 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(一)项的规定,判决:驳回 上诉,维持原判。 二审案件受理费由 B 公司负担。 
 
B 公司不服省高院民事判决,向最高院申请再 审。 最高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审 理。 
 
B 公司再审申请称,原审判决认定案件事实的 主要证据补充协议系 A 先生伪造。 
 
①B 公司与 A 先生未签订过补充协议。 双方就 合作采矿承包事宜于 2015 年 5 月签署协议。 协议 执行过程中,因 A 先生违约,2007 年 B 公司诉请 T 县法院解除了协议,A 先生在该案的上诉及诉请赔 偿的另案诉讼中,从未提及补充协议的存在,直至 A 先生向一审法院起诉。 A 先生对此的解释是之前 未找到该补充协议,该解释不符合情理,即使原诉 讼期间找不到该文件,亦应有所提及。
 
②A 先生具有伪造补充协议的可能性。 二审审 理期间, 补充协议上的印章虽与 B 公司的印章一 致, 但因承包经营过程中,A 先生具有接触和使用公司印章的机会和便利,合作中 A 先生亦多有使用 公司印章的情况(如到公安部门办理民用爆破物品 时即持盖有公司印章的空白纸张或持公司公章),A 先生具有使用公司印章加盖空白纸张伪造协议的 可能性。 
 
能性。 ③补充协议形式上具有严重瑕疵。 一是甲、乙 双方位置颠倒不符合习惯规则。 在合同等契约形式 上,公司法人、发包人为甲方,自然人、承包人为乙 方,这属一般的民事习惯规则。 双方订立的协议及 之前签订的几份协议均以 B 公司为甲方,A 先生为 乙方, 而事隔 2 天签订的补充协议,B 公司位置却 颠倒成了乙方,A 先生成了甲方。 这不符合一般民 事习惯规则。 这种顺序颠倒的唯一解释是这张盖有 B 公司印章的空白纸的印章盖在了纸的右下角,这 张纸上,因盖章位置所限,只能将 B 公司一方置于 乙方的位置。 二是没有 B 公司法定代表人王茂棠的 签字。 根据双方所订协议,该协议不仅有 B 公司盖 章,而且也有公司负责人王茂棠签字,这符合协议 生效要件,也符合常理。 A 先生提供的补充协议,没 有王茂棠签字确认。 三是补充协议没有协议份数的 约定条款。 双方所订协议的最后条款约定“协议一 式两份,具有同等法律效力”,这是协议一般应有的 条款内容。 A 先生所提供的补充协议没有此项条 款,也没有约定该补充协议与协议具有同等的法律 效力。 现 A 先生提供的补充协议仅此 1 份,B 公司 根本没有这样的协议,A 先生也未举证 B 公司持有 与其同样的补充协议,难以佐证该补充协议的客观 真实性。 
 
④补充协议所涉内容违背常理,且权利义务显 失公平,不是 B 公司真实意思表示。 
相关推荐
0755-88321452
周一至周五 09:00-18:00
Copyright @ 2011-2021 印飞通 All Rights Reserved.  浙ICP备11051103号 印飞通深圳刻章公司—急你所急,解你所需!